同比增长6.7%,增速较上月放缓0.1个百分点,连续12个季度保持在6.7%-6.9%的区间。6月经济数据同样平稳放缓。生产面同比增长6.0%,增速较上月放缓0.8个百分点,发电量增速对工业增加值拖累作用明显。而紧信用环境下需求面继续放缓,投资增速低位运行,消费增速虽有回升,但并不强劲。供需双缩格局下经济平稳放缓。

  高端制造投资发力,结构调整效果显现。我们根据统计局公布数据计算得6月当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7%,增速较上月小幅提升1.8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反弹是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升的主要动力,6月当月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1.3%,增速较上月提升5.1个百分点。而制造业投资增速回升主要集中在高端制造行业。其中通信、计算机和其它电子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投资6月同比增速分别较上月提升22.4和15.0个百分点至38.1%和17.3%。高端制造业投资回升显示经济结构调整成效显现。高端制造投资增速抬升意味着这些产业将在未来经济中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经济结构更为优化。

  房地产市场小幅走弱,但依然保持强韧状况。虽然信用环境持续收紧,但2季度房地产市场保持强韧。这主要是由于在低库存环境下,房地产企业用加快期房销售的方式来回笼资金,以应对融资收紧,这种方式推升了新开工速度,并支撑了房地产投资。但随着信用环境持续收紧以及棚改货币化减缓,终端需求将开始下降,期房销售将逐步回落,因而房地产市场将步入下行区间。6月当月销售面积同比增长4.5%,增速较上月放缓3.5个百分点,显示需求开始小幅放缓。需求放缓限制期房销售空间,进而带动投资小幅回落。6月当月房地产投资同比增长8.4%,增速较上月放缓1.4个百分点。货币紧缩和棚改货币化放缓背景下,需求下降将带动房地产市场小幅放缓。

  消费小幅回升,趋势上依然弱势平稳。6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小幅回升,较上月回升0.5个百分点至9.0%,趋势上依然保持弱势平稳状况。其中,家用电器与音响器材、家具类销售6月同比增速提升明显,分别较上月上升6.7和6.4个百分点至14.3%和15.0%,或与房地产销售回升的滞后效应有关。从趋势上看,居民收入弱势平稳,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较1季度小幅回落0.1个百分点至8.7%,收入偏弱环境下,消费将延续弱势。

  政策调整可能性上升,经济在调整过程中结构不断优化。6月经济数据显示,紧信用对经济的负面冲击开始逐步显现,供需双缩环境下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这使得政策调整可能性上升。从目前情况看,政策发力一方面可能在于加快高端制造投资,6月高端制造投资有明显上升,对此趋势有所印证。另一方面,财政政策将发力,地方政府债发行规模将攀升。政策调整将保障经济不会出现失速下行,而平稳下行过程中经济结构不断优化,高端制造投资发力预示着新旧动能加速转化,长期增长动力加速蓄积。